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关于转发中央国家机关...
关于举办省直机关庆“...
关于开展“献爱心、送...
关于召开2012年省直机关巾...
关于开展2012年度省直机关巾帼文...
关于表彰省直机关“和谐家庭”的...
工作职能
组织建设
信息交流
首 页 > 巾帼讲堂 > 议国策
阳光下,我们追寻幸福
字体:   编辑日期:2011-12-1  阅读次数: 次

 

         
                           王 轶 群 (安徽省教育宣传中心) 

    妇女解放,对于现代女性而言,这个字眼似乎有些陌生或遥远,尤其对于80后、90后来说,甚至还有点古董的味道。相比之下,她们对“女性的幸福”则更为熟悉,而“你的幸福指数高吗?”也成为频频出现于网络与报刊上的时尚语。其实,“解放”,即解除束缚,得到自由与发展;“幸福”,是一种生活状态,一种人们对生活经验的感受,一种生活价值的评价;这两者之间有着本质上的必然联系。笔者认为,近现代以来,妇女解放是一个全方位的解放过程,这个过程至今仍然在继续,只不过不同的历史背景赋予了它不同的内涵与意义,而“女性的幸福”正是当代社会赋予“妇女解放”的另一个标签。在我国综合国力大幅提升,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妇女工作,女性自我解放意识逐日增强等形势下,“女性的幸福”,是“妇女解放”的又一次与时俱进的发展,是一个正在发生着的美丽的嬗变。 
    回眸历史,妇女解放运动最初是资产阶级革命的产物。十八世纪中叶,资产阶级“女权主义”提出了为妇女争自由、争平等的口号,对我国早期的妇女运动也颇有影响。资产阶级的女权运动在反封建的过程中曾经建立过一定的历史功绩,但它由于丝毫没有触动压迫妇女的资本主义制度,因而不可能导致妇女问题的根本解决。而马克思主义者认为,男女不平等、妇女受压迫的社会根源是私有制和阶级剥削。 
    既然要追求妇女解放,一个首要问题就在于弄清妇女解放的基本内涵。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重要人物之一李达,是我国妇女解放运动的重要倡导者、领导者和推动者。他在上个世纪20年代,就对此提出了精辟见解。他明确指出,“妇女问题可分两种:一是普通妇女问题,一是妇女劳动问题。”对于前者,李达认为属于人格问题,指的是妇女要求社会承认她们和男子享受同等权利的问题,其主旨在于要求除去社会生活上男女差别的待遇;至于后者,其重心则在于经济问题,指的是从事劳动的妇女拥护她们做劳动者的利益问题,其主旨在于要求劳动的解放。今天我们所提倡的保护广大妇女的一切合法权益,鼓励女性要自尊、自信、自立、自强,关注女性的幸福生活,从一定程度上说,是对中国共产党人早期关于妇女解放思想的传承并发扬光大。 
    新中国成立后,妇女解放进入了新的实质性的发展阶段。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后,铲除了男女不平等、妇女受压迫的经济根源。政府颁发了一系列法律、法规,从法律的角度保障了妇女的选举、劳动、教育以及婚姻家庭等方面的权利和社会地位。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女性受教育程度的大幅提高,女性在各行各业中发挥出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以“半边天”的美好姿态展现在世人面前。这种社会现象是有目共睹、不容否认的。 
    今天,时间迈着大步跨过20世纪走进21世纪,我国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科技实力逐渐增强,物质日益丰富,人民生活正迈入小康,人们的价值取向、生活方式、心理需求等方方面面也日趋呈现多元化。然而,与时代飞速前进与发展相伴而行的是一系列新的社会问题的不断显现,女性问题自然也列在其中。在新的历史时期,妇女解放指的是妇女全方位的解放。当她们的基本权利有了法律保障,生存、保护、发展状况得到明显改善时,她们真的完全摆脱束缚并得到自由与发展了吗?自然,这种束缚有来自外界的,也有源于自我的。诚然,毕竟中国两千多年的“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男女平等的文化还未完全建立,在新形势下,女性的解放遭遇了新的瓶颈。譬如,国际金融危机后,经济回升缓慢,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而女大学生则是难上加难;某些行业的所谓的“潜规则”与“美女”效应,仍体现出男权文化对女性的一种歧视;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大量青壮年劳动力转移到城市就业,众多妇女留守农村,成为一个庞大的特殊群体;在部分边远贫困地区,背起书包去上学,对于一些女童来说仍是一种奢望;等等。于是,取代了“解放”这个字眼的“幸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换言之,“女性的幸福”,是在我国加快推进以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的新形势下,赋予“妇女的解放”内涵的延伸,是具有一定时代意义的。 
    那么,当代女性的幸福在哪里? 
    女性学专家、东北师范大学教授张向葵说,“新时代女性的‘幸福观’,首先是应有追求阳光心态的愿望和行为。因为幸福不是别人可以给的,它来自于我们每一个人对生活的认识、评价和态度,在此基础上而产生的体验,最终才有幸福。” 
    是的,幸福不仅源于外因,还源于内因。在全国妇联领导下,由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发起并实施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春蕾计划”,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与帮助,已经资助了170多万失学女童重返校园。在她们中间,倍加珍惜这读书机遇,发奋图强,最终成长成才的不乏其人。在朗朗的书声中,她们品味着幸福。在党和政府的高度关注与有力引导下,不少地区都成立了“留守妇女之家”,结对帮扶,心理疏导,技能培训。据报道,安徽凤阳县有很多村组的留守妇女,在当地政府的引领下,从事珠绣、饰品加工等手工艺编制,既排解了孤独,又加入了创业大潮。她们从镇上领来五颜六色的小珠子,常常聚集在一起,绣编成美丽的“珠包”,其实,她们不只是在编包,更是在编织着美丽,编织着幸福。知名女性杨澜在为《天下女人》作序时写道,“解放”对于她的外婆,就是不再裹脚;对于她的母亲,就是有机会读书,最终成为家中的第一个大学生;而对她而言,则是大学毕业时父母的一番话——“你已经完成了应受的教育,往后的路,自己去闯吧。记住,女孩子,要学点真本事。”杨澜说,她的解放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在笔者看来,她也是从那一刻起,开始了追寻幸福的旅程。
  摆脱束缚,才能得以自由与发展,而内在的自我束缚以及对幸福的片面理解,则往往阻挡了女性的幸福。“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宁可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笑”,“出去工作既辛苦又收入不高,不如在家当全职太太,反正老公能养活我”,这些都折射出当代部分女性的另一种价值观、婚姻观。她们在物质上得到满足的同时,她们的尊严与幸福感究竟有多少?越是在物质发达的今天,我们更应该注重追求精神生活的多彩与精神层面的富足。有些女性认为男女平等就是一场权利之争,从而把我们中华民族传统中的优良品质弄丢了,使得家庭中夫妻之间、婆媳之间、母子之间等诸多关系处于紧张的状态中,结果,权力争到了,幸福却没有了。实际上,男女平等不仅是权力义务的对等,更重要的是相互的尊重、理解与帮助。也有些女性在奋斗的过程中,利用自己所谓的“优势”,谋求更多的利益,通过走捷径而取得了表面的风光,其本质仍然是未摆脱女性是男性附庸的封建礼教的束缚,华丽时尚的外包装里隐藏的是卑微的灵魂。一句话,女性若没有自我的解放,就一定不会有真正的幸福可言。 
    由此,笔者深深地感悟到,作为一名女性,幸福在哪里?幸福在宽广的胸怀中;幸福在高尚的追求中;幸福在传承文明、弘扬新风的自觉践行中;幸福在把握机遇、奋发图强中;幸福在勇于担当,乐于奉献中;幸福在互尊互爱、构建和谐中;幸福在自尊、自信、自立、自强中。简言之,幸福在不懈追寻幸福的过程中。 
    阳光下,让我们携起手来,一起去追寻幸福。

[关 闭]
Copyright 2011 安徽省直妇女网 主办: 安徽省直属机关妇女工作委员会 电话:0551-2606496 地址:合肥市长江西路39号
皖ICP备07502461号 | 技术支持:龙讯科技